伊朗油轮在红海海域遭袭发生爆炸 伊方:不可能保持沉默

  央视网消息:当地时间11号凌晨,一艘伊朗油轮在红海海域遭袭。对此,伊朗最高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阿里·沙姆哈尼12号表示,这一事件是“懦夫式的袭击”,并表示伊朗将在事件调查结束后做出回应。

  沙姆哈尼表示,发生在红海海域对伊朗油轮的袭击是“海盗和破坏”行径,对公海上的自由航行构成威胁。对这一“懦夫式袭击”,伊朗不可能保持沉默。

  沙姆哈尼说,伊朗已成立特别委员会对事件进行调查,同时他谴责近期发生的多起针对伊朗油轮的破坏行为。

  袭击事件发生后,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也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在过去几个月里,在红海附近已经发生若干起针对伊朗油轮的破坏行动。肇事者应承担所有责任,包括因漏油导致的环境污染等。

  伊朗国家石油公司11号证实,该公司“萨比提”号油轮在红海遭导弹袭击,发生爆炸。油轮没有沉没,船体状态稳定,所有船员安全,目前没有人员伤亡。船只正在驶回伊朗本土,事件原因仍在调查中。

  文章来源:http://news.cctv.com/2019/10/13/ARTI1BYpLTHPPaUbpwYzKsI4191013.shtml

“小冠军”球童出征篮球世界杯全记录 万达集团篮球世界杯小球童项目力助中国少年梦想成真

  今晚(9月15日),当全球瞩目的2019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决赛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拉开战幕,24名意气风发的中国少年将和阿根廷、西班牙的球员们一起进入球场,接受世界亿万球迷的检阅。

  在这样一个高光时刻,站在这24名小球童背后的是1176名首次进入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的“小冠军”球童,是中国千千万万的青少年篮球爱好者,是全世界所有热爱篮球运动的青少年们。

  (图说:8月31日,来自丹寨的12名小球童与中国队一起出场)

  8月31日,来自丹寨的12名小球童与中国队一起出场

  这24名球童是国际篮联在本届篮球世界杯首次引入“小冠军”球童制度之后最后一批在世界面前亮相的中国青少年。至此,由万达集团推动并全力执行的2019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小冠军”球童项目将圆满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成为国际篮球运动史上一个令人回味的记忆。

  万达集团力推“小冠军”球童项目

  如何让篮球运动在全世界赢得更广泛的关注?如何让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到这场赛事中来?当2019国际篮联篮球世界杯将在中国8大城市举办的消息确定之后,这个问题便在国际篮联和中国举办方的心头萦绕。

  万达集团是国际篮联全球合作伙伴,万达体育尤其是其下属的瑞士盈方体育与国际篮联等各大国际体育组织有着长期而深入的合作关系。2018年国际足联俄罗斯世界杯期间,万达集团把来自丹寨的6名小旗手选送到俄罗斯世界杯赛场亮相,通过世界杯电视转播引发轰动,给寂寂无名的丹寨带来巨大曝光量。之所以选择丹寨的孩子,是因为自2014年起万达集团开创性地在贵州省丹寨县开展“包县扶贫”工作,为丹寨县提前两年脱贫做出了巨大贡献。

  是否也可以在篮球世界杯上引入球童制度?当万达集团的建议通过瑞士盈方转达给国际篮联的有关官员后,立即得到了积极回应。国际篮联大洋洲主席伯顿·希普利后来在参加“小冠军”球童选拔活动时讲的一句话代表了国际篮联对将小球童制度引入篮球世界杯的赞许:球童选拔活动是通过体育运动、通过篮球帮助社区发展的一个非常好的展示。

  既然是万达集团的提议,执行这一项目也就成了万达集团义不容辞的责任,不久后瑞士盈方就代表万达集团接受了这一任务。

  一场牵动百万人心的选拔赛

  要圆满完成这一任务!早在今年3月,万达集团内部就开始了紧张的筹划。

  既要按国际篮联的要求保质保量选拔出1176名代表中国青少年的“小冠军”球童,又要让这项活动尽可能地在全国形成广泛影响,鼓励更多的青少年参与到篮球运动中来。万达集团内部进行了多轮讨论,从中国到瑞士、从3月到7月,关于小球童选拔的方案数易其稿。最终,一个公开选拔与合作伙伴联合选拔的方案得以成型。

  7月12日,万达集团对外发布消息,万达集团将在本届篮球世界杯所招募的1176名“小冠军”球童中拿出中国队首战赛和世界杯总决赛的36名小球童名额面向全国进行公开选拔。

  这一活动面向全国8到14周岁的适龄儿童展开,参与者通过在线上上传才艺视频参与竞争。在选拔活动线上招募启动之后的10多天时间里,举办方共收集到2253个视频作品,共有来自全国30多个省级行政区的101万人次参与选拔和投票。

  100名入围球童在丹寨选拔现场

  100名入围球童在丹寨选拔现场

  经过专家多轮评选,主办方最终确定了参加线下现场选拔的100名入围小球童。8月1日,入围小球童从全国各地赶到丹寨参与现场选拔,他们在丹寨万达小镇展开了多轮激烈的角逐,通过定点投篮、运球等环节的比拼,最终决出了36名优胜者。

  “小冠军“球童选拔活动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和赞誉。为了表明对这一活动的支持,国际篮联特别同意让本届篮球世界杯的奖杯在本届杯赛的8个城市之外,来到丹寨进行了为期一天的巡展,国际篮球巨星马布里也来到丹寨为孩子们助威,国际篮联大洋洲主席、2019年篮球世界杯协调委员会主席伯顿·希普利和中国篮协副主席许闽峰特意赶到丹寨,为36名最终入选的小球童颁发了荣誉证书。

  国际篮联大洋洲主席伯顿·希普利为小球童颁发证书

  国际篮联大洋洲主席伯顿·希普利为小球童颁发证书

  中国少年亮相篮球世界杯舞台

  这是足以让世界铭记的一刻!

  8月31日晚,当12名来自贵州丹寨的少年与另外12名小球童一道和中国队、科特迪瓦国家队的球员并肩进入篮球世界杯的赛场,当中央电视台的荧屏将一面五星红旗与12名丹寨少年清秀的脸庞叠加一起,由1176名中国青少年组成的篮球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批“小冠军”球童正式在世界面前亮相。央视直播的解说员也注意到了这支特别的队伍,特别在解说中提及有12名小球童来自刚刚脱贫的贵州省丹寨县。

  为了迎接这12名小球童的到来,万达集团携手国际足联在8月31日上午为他们和他们所代表的1176名小球童举行了隆重的出征仪式。国际篮联主席霍拉西奥?穆拉托雷、国际篮联秘书长安德里亚?扎格克里斯、国际篮联候任主席哈马内?尼昂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一起到场给孩子们加油助威。

  国际篮联领导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为小球童助威

  国际篮联领导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为小球童助威

  从8月31日到9月15日,在中国的8大城市,在本届篮球世界杯每一场激烈的比赛开始之前,都有24名小球童与队员一同入场,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展示着中国青少年对篮球运动的热爱,他们用自己的目光迎向来自世界的每一个关注。他们见证了中国篮球队的努力拼搏,也见证了中国球迷的热情如火,更让世界见证了中国青少年的神采飞扬。

  今晚,将是代表这1176名中国“小冠军”球童的24个孩子在本届篮球世界杯上的最后一次亮相,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此退出篮球赛场。

  正如10岁的丹寨小球童王阳所经历的那样,他和6岁的弟弟从小就在家中的卧室练球,是篮球将他们带出大山,为他们插上梦想的翅膀。他所在的丹寨小雄鹰2队参加了2019年中国小篮球联赛U10男子组并获得州冠军、省冠军。王阳说,他非常高兴能够入选篮球世界杯“小冠军”球童,来到世界杯赛场当球童是他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来到北京。他说,最大的梦想就是长大了能进入国家队,为国效力。

  当这1176名孩子和他们所代表的千千万万个爱好篮球的中国青少年遇到篮球世界杯,一颗颗热爱运动、为国争光的种子就已经他们心田里种下,并将在那里生根、发芽……

  (责任编辑:徐帅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燃气爆炸房屋受损安置费归租客所有

  辖区内的一起燃气爆燃事故,让租客李某只得选择退租。然而,政府事后发放的两万余元安置费该归租客还是房东引起双方争议。近日,法院终审后认定,安置费归租客所有。

  出租人张某与承租人李某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租期一年,押金标准为一个月租金,因不可抗力导致合同无法继续履行的,合同自行解除。合同期满后,双方未订立新的书面合同,李某继续租住房屋。2016年4月,房屋所在地区发生燃气爆炸事故,李某租住的房屋因此受损。事发后,政府相关部门制定了临时安置补助方案,向所有受损住户发放食宿补贴,即23560元安置费。

  爆燃发生后房屋已无法居住,故李某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双方的租赁合同已经解除,张某退还未到期房屋租金和已付押金,确认临时安置费归李某所有。

  法院审理后认为,爆燃事件导致房屋租赁合同无法继续履行,且承租人生活受到较大影响,因此判决房屋租赁合同解除,张某退还未到期房屋租金和已付押金,确认临时安置费归租客李某所有。

  一审判决作出后,张某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近日,北京一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法官庭后表示,租赁物危及承租人安全或者健康的,即使承租人订立合同时知道该租赁物质量不合格,仍然可以随时解除合同。本案中,爆燃事件导致租赁物危及了承租人李某的安全,李某可以随时要求解除租赁合同,应确认李某与张某之间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解除。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据此,房屋租赁合同解除后,张某应退还李某剩余租期的租金和已付押金。

  对于临时安置费,法官表示,补助方案中明确表明补贴的对象为受损住户,且补贴的性质为食宿补贴。爆燃事件是突发、偶发事故,非任何人能提前预料,但其事故后果可预见地将延续一定时间,承租人因无法继续使用房屋从而需要留有合理时间另行安置。李某作为租赁房屋的使用人,其生活因爆燃事件受到影响,而张某并非房屋的使用人,爆燃事件亦不会导致张某因不能正常使用房屋而有食宿方面的支出,故临时安置费应当归李某所有。

  □ 本报记者  徐伟伦 本报实习生 李梓嘉

  □ 本报通讯员 武旋

  文章来源:http://news.cctv.com/2019/10/13/ARTIvVrXvVKcIPGbuD3CbDpc191013.shtml